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人流医院节假日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19:14:2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人流医院节假日,鄞州人民医院打胎全部要多少钱,慈溪做人流哪里医院,余姚哪个医院做人流比较安全,慈溪无痛人流哪家实惠,北仑无痛人流术需要多少钱,余姚人流医院简介

原标题:他把古典音乐做成《奇葩说》,德国总理都喜欢和他聊贝多芬。

音乐,说到底就是力比多。

电脑屏幕亮起,背景是小岳岳包着头巾、伸出三根手指的大头照,金麦克打开某宝,开始搜索关键词:长衫、岳云鹏同款。

买长衫不是要说相声,而是做脱口秀,话说,古典音乐脱口秀你见过吗?

“莫扎特就是夜店小王子!”

“勃拉姆斯堪称古典音乐届鹿晗!”

“拜码头就拜李斯特!”

毒舌的风格、鲜明的观点和独家的八卦让“音乐麦克疯”刚出了两期,就登上了优酷音乐类视频头条。现在金麦克任教的浙江音乐学院,学生们问得最多的就是:“麦克,你什么时候更新呀?”

一个南开大学化学系的学霸,说换专业就换,旅德十年,成了法兰克福音乐学院钢琴演奏专业博士,现在还当了“网红”。任谁都觉得这样的人生有点过于精彩,金麦克自己却云淡风轻:“有那么厉害吗?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没规划,船到桥头自然直。”

▲来张金麦克的常规画风,有没感觉反差巨大。

有荤有素有粗有细,

古典音乐并不高冷。

架好两个机位,助手喊“卡!”,音乐麦克疯的录制就开始了。完全没有演讲稿,换上长衫,抱着“长草颜团子”抱枕,一拍惊堂木,音乐家金麦克变身“非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金麦克,开始叨叨莫扎特、勃拉姆斯那些事。

你知道莫扎特一生的手稿加起来等于写了十几万回高考作文吗?

你知道莫扎特最喜欢开晚6点到次日早7点的“通宵趴体”吗?

你知道勃拉姆斯一生没有变过声,到老说话还奶声奶气吗?

这个脱口秀其实在金麦克脑子里盘旋了有两年之久,因为拖延症,真正动手还是上个月。“为了好玩嘛,就告诉大家,古典音乐还有这些音乐家,没那么阳春白雪、高高在上。”一开始就分析作品,肯定没人爱听,那么就先从音乐家入手好了。八卦之心,应该人皆有之吧?

也没做短视频研究,靠着碎片时间,金麦克把几个要点一归纳,齐活。别小看这些八卦,有些百度百科上根本搜不到,比如“勃拉姆斯童音说”,那可是金麦克的老师——福克曼教授的奶奶亲口说的,她和勃拉姆斯是同龄人,家族世代交好。

和演绎音乐一样,脱口秀其实也是一种“翻译”, “当‘青椒’快两年了,连说仨小时也不会带喘。”把知识嚼碎了用更接地气的方式展现给大家,这些,他驾轻就熟。

内容有了,录制成了最大的难题。录一段5分钟的视频,几乎都要两小时,每次都是围观的吃瓜群众笑场到不行,他提醒:“注意点注意点,这是一档非常严肃的音乐节目!”

笑声更甚。

南开化学学霸秒变钢琴博士,

和默克尔大聊贝多芬。

褪下长衫,他是幸运的凡人金麦克。

“本来能当个化学家,你偏要搞音乐。”金麦克的好友,歌剧导演李卫曾这样说他。

大学上的化学系号称南开大学四大支柱之一,妥妥王牌专业,全国排名Top3,有多难考可想而知。金麦克考上了,做了两年实验,成绩好到可以拿奖学金,却因为一句“你不学音乐是犯罪”而立马“退学都没办好”,就飞去德国改修钢琴了。

这个转折点发生在2004年——作为化学系学生,在德国著名指挥家埃拉休·冯·艾伦巴赫先生指挥下,金麦克与南开大学学生交响乐团合作,在北京国图音乐厅和天津音乐厅演出了以难度著称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演绎拉赫玛尼诺夫。作曲家本人身材高大,被戏称有一双“章鱼须般的大手”,左手能轻易按到跨十二度的琴键。

改变金麦克人生走向的人叫艾伦巴赫,中文名叫丁乙留。1998年成为中国第一位受聘于文化部、与官方签约的外籍指挥家。正是这个被南开学生昵称为“老丁”的老头,一句话让中国少了位化学家,多了一位钢琴家。

接下来的故事,你们懂的,什么叫一路开挂,金麦克做了最佳示范:

2005年初,报考法兰克福音乐学院钢琴系,被该院最负盛名的福克曼教授(20世纪最重要的贝多芬和舒伯特钢琴音乐的演奏者之一肯普夫的学生)收徒。

2010年硕士毕业考试中,成为法兰克福音乐学院钢琴系近几十年来首位获得满分的学生。

接下来的2013年,又以满分成为了学院历史上第一个成为钢琴演奏专业博士的中国学生。

▲和老师福克曼教授(右)合影

校内风光无限,校外同样遍地开花:

德国最重要音乐节及音乐厅都成了他的打卡圣地:包括Schleswig-Holstein音乐节,Mecklenburg-Vorpommern音乐节,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莱比锡布业大厦音乐厅,法兰克福老歌剧院。

2008年,还应Brit Bnai基金会邀请为德国总理默克尔演出。演出完默克尔还专门来祝贺他,两人聊了很久贝多芬,“她对贝多芬的理解超乎我想象,音乐素养非常高。”

2009年,金麦克的“忘年交”柏林电影节主席缪勒-斯塔尔邀请他在柏林市政厅为时任德国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及柏林市市长沃维莱特演出。

▲与现任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右)合影

2016年,他又作为音乐总监创建了第一届中德古典音乐节, 请来享誉国际乐坛的“巴赫专家”朱晓玫、“中国肖斯塔科维奇”的作曲家王西麟等音乐家,献上了被朗恩市市长赞叹为“朗恩市千年建城史上最特别的夜晚之一”的演出。

▲德国媒体的报道

拼尽全力也不及别人随便搞搞?

呸!这世界从来没人能随便成功。

金麦克就是我们父母口中说的“别家孩子”。就连回国成为浙江音乐学院的教师,都是陪女朋友来面试随意考上的。

怎么会那么幸运的人?世界如同他的自家果园,他随意伸手就能采撷别人一生都梦寐以求的果实?

I'd rather be lucky than good.(比起实力,我更情愿幸运)他自己都承认,伍迪·艾伦的电影《赛末点》matchpoint里,这句台词最中他心意。

▲演出中的金麦克

但你没看到的是,这种幸运背后也有某种必然。

你从记事开始就在练钢琴吗?每天6小时那种?

你会上学既要兼顾学业,还要保证每天练琴两小时吗?

你会听相声、看人吵架都听出门道,琢磨音乐原理吗?

这并不是一个《逍遥游》里,大鹏展翅千里就“抟扶摇而直上”的故事。即便你有天赋,练琴就不苦了吗?

金麦克告诉你,“苦!太苦了!”他想过放弃吗?答案是肯定的。自幼师从唐国强的表演启蒙老师隋稳掬老师学习钢琴,作为一个84年生人,那些80后共同的回忆什么《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都几乎为零,只记得小时候练得几乎走火入魔,对着父亲崩溃大喊:“为什么你总是要我练琴?!为什么都不让干其他事情?!”

所以,你还觉得这只是幸运吗?

换上度身定做的西装,走上台坐上琴凳,灯光聚焦处,他是钢琴家金麦克。

再大牌的音乐家,演出刚开始都会稍显紧张,甚至大脑一片空白,谱子、理解、逻辑全部想不起来。这时候怎么办?

“没关系,身体已经在训练中成为一台机器,坐上去,手指就会有本能反应。”

这就是努力。没有努力为基础,哪来理解和发挥?

再接下来的一小时,就是每个音乐家梦寐以求的时光。纯粹,只有音乐。“在这一个小时里死去,也值得。”

为了这样的一个小时,你得付出多少个小时来积累?

无法计算。

听人吵架都能听出音乐原理,

这种入迷的劲头你有吗?

“我和莫扎特一个星座,最变态的水瓶座。”光环之下,金麦克平时的打扮就是T恤牛仔裤,头发偏分,架一副黑框眼镜,非常乐于调侃自己。

“有次吃饭,邻桌的人说我长得像高圆圆,这人说完带上蛤蟆镜,牵着导盲犬就走了。”他对这个梗念念不忘,现在办公室的wifi密码就是gaoyuanyuan。

笃信爱因斯坦毕生追求论证的万物理论,金麦克也觉得世间万物皆有一套相通的规律。他是个相声重度依赖者,几乎每天都在郭德纲的相声当中睡去,听相声都能听出音乐原理:捧哏的那些个“哎?哦?嗨!”助词,语调的抑扬顿挫、重音的把握在他听来都是理解节奏和旋律的最好注脚。

他有一次甚至在天桥上听两个大妈吵架长达半小时,为的就是听二人污言秽语的一来一去中,情绪与语调、重音的变化。

和你们一样,他说自己的房间乱得旁人难以下脚,但自己乐在其中,找东西一找一个准:“这不是和音乐一样,都是在混乱中寻找秩序吗?”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宁波市华美医院看病厉害吗